首頁 > 行業資訊 > 正文

迷失中的大學

時間:2019-07-14   評論:0   點擊:

原創:小川.D

迷失中的大學

常言,“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表明教育乃國之重器,民族之希望,容不得有絲毫懈怠與閃失,不然,輕則誤人子弟,甚者貽害無窮

民國時期大教育家和大學者,如張伯苓、葉圣陶、蔡元培、梅貽琦、胡適、陶行知等,均對大學教育與治學精神反復論及、強調有加,非如此,無法凸顯大學之意義和教育之真諦。

形成以上聯想的,是近日有關“山東大學留學生‘學伴’事件”,此“事件”在網絡上廣受關注,沸沸揚揚,其是非眾說紛紜,不一而足。結合今年以來在大學發生的一系列“事件”,顯現出新形勢下大學教育導向之迷失。震驚與無奈之余,有關話題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迷失中的大學

無題(引自網絡)

先做一“事件”的簡要回顧:

2016年11月8日,山東大學國際事務部和校團委發出“招募留學生‘學伴’(Buddy)的通知”,言:為貫徹落實國際化戰略,增進中外學生交流,培養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學生,計劃在中外學生中實施“學伴項目”。項目目標是可以讓中國學生與來自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留學生一起相互學習和交流,彼此成為好朋友、好伙伴。

2016年12月1日,山東大學齊魯醫學院在官網上公布了首批“學院”匹配結果及第一次“學伴”活動見面會的通知,稱,活動接受來自山東大學28個學院內共計360份報名信息,在報名的122名留學生和238名中國學生中,成功選拔出122對友好“學伴”

2018年11月14日,山東大學國際事務部、校團委與研究生會公布了2018年“學伴”成組結果。其中,山東大學齊魯醫學院官網顯示,活動接收共計270份報名信息。在報名的留學生和中國學生中,現已成功選拔出141名中國學生與47名留學生組成47個友好“學伴”小組。留學生來源主要為:巴基斯坦、韓國、烏克蘭、俄羅斯、馬來西亞、孟加拉國、阿富汗、也門、肯尼亞、安提瓜島、坦桑尼亞等。(略去網絡截圖)

2019年7月6日,山東大學留學生“學伴”項目和《報名表》被微博網友在網絡上曝出,稱,山東大學留學生“學伴”,從2017年的一對一配對,改革為2018年的每個留學生配三個健康學伴,形成三人學伴小組,落選學伴則列入學伴庫。由此,引發眾多網友對山東大學留學生“學伴”制度的質疑(略去“學伴”《報名表》網絡截圖)。

2019年7月7日,山東大學國際事務部發布“山東大學關于舉辦中外學生‘學伴’活動的說明”,稱:

1)舉辦中外“學伴”活動合法且正當,符合國家規范標準與教育部相關精神。

2)活動是為促進中外學生學習而舉行的活動,中外學生互為學伴,全部為自由報名,并非為單獨為國際學生尋找學伴。活動的舉辦受到中外學生們的歡迎,且在活動之初就已經制定了規章制度。

3)此類活動并非只有山東大學在做,南京大學、吉林大學、哈工大、中山大學等都有類似活動。

4)“學伴”活動的通知于2018年發布,現在才拿出來炒作,是別有用心。此類輿情,不排除是有組織、有預謀的炒作,背后有操縱的可能。

2019年7月12日,山東大學在官方微博回應稱,由于審核把關不嚴,在相關報名表格中出現“結交外國異性友人”不當選項等問題,引發不良影響,深表歉意。

迷失中的大學

事件(引自網絡)

以上便是整個“事件”的簡要回顧,相關信息均取自官方網站及新浪新聞,個人以為屬客觀事實陳述

相信沒有人會懷疑,校方舉辦中外學生“學伴”活動的初衷是好的。那么善意的出發點何以引起如此質疑與爭議呢?就事論事而言,或許可歸納為以下原因:

1)在校學生根據需要,自發組成“學伴”,相互學習,相互促進,本屬正常所為,無需指責。但這樣的所為當屬個人行為,何需校方大張旗鼓發起并組織“活動”?且專門發布通知加以“引導”

2)既是“學伴”活動,為何只針對留學生?一直以來,國內大學針對留學生給予的特殊優越待遇與國內學生形成巨大反差,頻頻遭人詬病,而這一僅僅面向留學生的“學伴”活動是難以用“促進中外文化交流和利于外語實踐”簡單加以解釋的。

3)報名表中不但凸顯“理想學伴的性別”、“業余興趣愛好及特長”、“有無對學伴的其它特殊要求(酌情參考)”等信息項,還將“結交外國異性友人”列為選項之一,甚至加之以表頭紅字標明“請同學們盡可能詳細認真的填寫,以便為你匹配心儀的學伴”字樣,如此等等,更使得“學伴”一詞充滿模糊與曖昧,引起一片嘩然,甚至有網友懷疑,報名表的設計者或許之前在百合網、珍愛網或世紀佳緣網干過?

4)盡管留學生“學伴”招募活動的通知并無“一個留學生配三個異性學伴”的任何表述,但以山東大學公布的2018學伴成組結果,以及留學生多為男性、“學伴”多為女性的事實推斷而言,引號中的表述極大的可能就是事實

5)事發之后,山東大學7月7日的“說明”,再次令人不解,直至極度失望:何為“并非單獨為國際學生尋找學伴”?“學伴”成組公示的事實尚在!什么叫“此類活動并非只有山東大學在做,南京大學……等都有類似活動”?舉個不恰當的比方,難道因為他人的不當做法甚至違法行為,也能成為自身開脫的理由?再者,難道因為“‘學伴’活動的通知于2018年發布,并非新發布”就不構成問題?而指出“過去”發生的問題就是有“預謀的炒作”和“別有用心”?

6)幾天后,校方又轉而承認“活動”的問題,并對不當做法所引發的不良影響進行道歉。這種“遇事腦筋發熱,不負責任地匆匆表態、上綱上線,之后又道歉打臉”的現象近年來似乎并不鮮見。如此等等,表現出校方邏輯的混亂與極低的應對水準。

迷失中的大學

爭議(引自網絡)

山東,乃是孔子的故鄉,素有淳樸厚重之民風,更應延續禮儀之邦、治學嚴謹、不卑不亢之風范,山東大學作為國內一流大學的上述所為,無疑令曾經的傳統蒙羞!

“事件”本身只是現象,現象的背后,有著人們對今日之大學走向的深深疑慮和擔憂。

有專家指出,從創辦國際一流大學的角度看,攻讀學位的國際生所占比例是一項重要指標,據說通常會超過20%。因此,為了提高大學排名,創“國際一流”大學,便將吸引外國留學生當做一項重要任務,于是便有了一系列針對“留學生”的特殊待遇

山東大學公布的2019年預算表明:年度普通教育支出72.38億元,留學教育支出5958.49萬元。其中來華留學教育支出5950.72萬元,是出國留學教育支出的765倍,后者僅為7.77萬元。又據比較,“來華留學教育支出”一項,2012年的預算/決算數為2000萬元,此后歷年同比增幅均不低于10%(2017年增長最多,為37.64%),直到2019年已翻了近3倍。

而山東大學各類全日制學生達6萬人,其中全日制本科生40734人,研究生23695人,留學生2247人。本國學生和外國來華留學生的比例分配一目了然。

上述情形并非山東大學個例,而是國內“一流”大學的普遍現象。2019年度,清華、北大公布的預算表中,同一項目支出分別為6685萬元和5556萬元,與山東大學基本持平,但如果考察這幾所大學的年度總預算來看,山東大學在留學生上的投入力度更大

迷失中的大學

數據來源:教育部直屬各高校信息公開官網

可見,經費大幅向留學生傾斜已成不爭的事實。

又據山東財經大學學生爆料稱,學校要求本校舜耕校區19號宿舍樓的部分學生搬至另一棟宿舍樓。校方給出的理由是“因為這棟樓有獨立衛生間,方便裝修好后留學生住。”之后山東財經大學官方微博回應,“近日,網上反映我校為留學生騰宿舍一事,對此學校高度重視,迅速采取措施,目前已停止宿舍搬遷。”

根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近年來,一些高校特殊對待留學生的做法已經引發社會普遍不滿。或提供高額獎學金,或降低入學門檻,或提供優于國內學生的生活條件,或在學習和考試上大開各種方便之門……更有甚者,擠占、挪用原本為國內學生使用的各種資源用于招徠留學生。這些優待行為的動機不難理解,都是為了滿足高校“國際化”的需要,增加“一流大學”標準所需的國際生數量,為高校的成績單添上亮麗的一筆。

上述種種做法已經無法用“我國乃‘禮儀之邦’”的善意動機進行解釋了。

迷失中的大學

禮儀(引自網絡)

坦率講,我國大學的排名有著越來越高的趨勢,但大學真正的國際競爭力是否真的提升了呢?我們的大學對國外一流生源真的具有吸引力嗎?據統計,我國已然成為第三大留學生輸入國,但從留學生的來源國家和攻讀學位(影響排名的因素)的情形看,質量堪憂。

倘若我們的大學都是以類似上述向留學生提供特殊待遇的做法來提高排名、甚至不惜以大量國內學生的“犧牲”為代價,這樣的排名寧肯不要!這樣的“一流”更絕非真正的一流!其惟一的結果,只能為更多的國際同行所鄙視。

迷失中的大學

1941年清華大學校慶合影。右起:葉企孫、馮友蘭、吳有訓、梅貽琦、陳岱孫、潘光旦、施家煬(引自網絡)

何為一流大學?外國的姑且不論,不妨先重溫一下我國先人教育家的錚錚之言:

如何看待中西大學教育之異同?

今日中國之大學教育,溯其源流,實自西洋移植而來,顧制度為一事,而精神又為一事。就制度言,中國教育史中固不見有形式相似之組織;就精神言,則文明人類之經驗大致相同,而事有可通者

大學的意義何在?

化民易俗,近者悅服,而遠者懷之,此大學之道也

大學的責任何在?

一為教師之樹立楷模,二為學子之自謀修養。大學中更寶貴的,就是領導諸君工作的師資,在人格熏陶上所最需要的也是師資。學校猶水也,師生猶魚也,其行動猶游泳也,大魚前導,小魚尾隨,是從游也,從游既久,其濡染觀摩之效,自不求而至,不為而成

一流大學之表現何在?

凡一校精神所在,不僅僅在建筑設備方面之增加,而實在教授之得人。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

一流大學該具備怎樣的學風?

我們所注意的是持久的、樹立根基的工作。做這種工作,自然不要求速效,不要慕虛名。所謂“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茍為不畜,終身不得。”凡能真誠努力做學問的,他們做人亦必不取巧,不偷賴,不作偽,故其學問事業終有成就。

大學教育的核心素質是什么?

師生之德行才智,圖書實驗,大學之設備,可無論矣。所不可不論者為自由探討之風氣

學生所應具備的基本素質?

不欺人易,不自欺難,與人相處而慎易,獨居而慎難。古人言“危行言遜”。晚近學術界中,每多隨波逐浪(時人美其名曰“適應潮流”)之徒,而少砥柱中流之輩,由來有漸,實無足怪。

如此等等,一句話,一流大學意味著:“教育有尊嚴,大師有風范,校園有弦歌”。

迷失中的大學

梅貽琦(1889年12月29日—1962年5月19日,引自網絡)

對照之下,我們距一流大學實在是有漫長的路要走。繼而聯想到近些年屢屢頻發的“學術腐敗”、“論文造假”、“學生告密”等事件,均產生于校園之中。我們的大學已處在迷失之中,對此我們需要太多的反思!而宏偉大廈的建成,絕非一朝一夕之功,更非“不擇手段”、“不惜代價”所能成就得了

進而言之,問題的出現便是解決問題的開始。事隔數日,網絡上爭論、探討之聲依然可見并不斷向縱深展開令人欣慰,幸之!

大變革中的迷失只是一時之現象,重新整理思路尋求正確方向,相信我們的大學終將置身于“國際一流”。

希望,在一代年輕人身上!

迷失中的大學

夢想(引自網絡)

音樂視頻:清華大學校歌(汪鸞翔詞 張麗珍曲)

視頻加載中...
<script src="http://s0.pstatp.com/tt_player/tt.player.js?v=20160723"></script>

排三今天最新推荐号码预测分析